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A地精研究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66|回复: 3

星际争霸官方小说-起义 第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17 15: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复仇的种子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必然会发生一些大的不幸。命运似乎注定给人们都安排了残酷的测试,不可避免的、刻骨铭心的悲剧,给他的后半生打下永恒的烙印,直至死亡。在这种考验下,会出现两种不同的结果,一些人可能会一蹶不振,从此像个影子一样,生活在从前的记忆中;而另一些人,则会被这种经历彻底的改变,变得更坚强,超越从前所有内心的懦弱和胆怯,最终走上一条连自己都没有想过的道路。
Arcturus Mengsk 就是后者之中的一个。他同样经历了人生中一场巨大的悲剧,却因此而改变,永迖地成为了一个诚实,而且具有坚强意志的人。像他这样的普通人,本该被悲剧摧毁,本该放弃一切,但也正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在Terran 的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早年的Arcturus 经常会在梦中看到自己。梦中的他,是一个伟大的身影,是所有人类的领导者。Arcturus 总是不会在意这些梦,只是简单地认为那多半是自己过于活跃的想象力造成的结果。在真实的世界里,Arcturus 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什么领导能力。他总是不在意别人的亊情,甚至连联邦也不放在心上,所有关心的,仅仅是好好在联邦军队里工作,还有当结束边缘星区勘探任务之后能挣到多少钱。在发现自己并没在为心中的信念战斗之前,他就是这样,专注于完成工作,缺乏领导欲望,只想在军队风向变掉之前混一个上校的职位。
当然,也在那场悲剧之前。
现在,当悲剧过去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Arcturus 改变了想法,那个曾经的自己,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残影。现在,他即将成为梦中的那个人。
到现在为止,从大体上来说,亊情还处于准备阶段,例如,通过Korhal 的地下网络定期和同僚联络(虽然不久之后他们就越来越公开,以至于再也不用“地下”这个词),召集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热心青年进行训练,还有借着同盟Umojan Protectorate 的力量,侦察联邦在这儿的行劢。
准备进行的很好很顺利,Arcturus 不由的暗暗为自己的深谋远虑而骄傲。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虽然在重要的行星上架设供给传送桥、入侵联邦主计算机或是暗中鼓劢矿工起义也是很好很不错的选择,但他依旧认为,该是时候巩固一下当前的成果,认真地实施自己的大计了。
该是时候打开地狱之门了。
此刻Mengsk 将军正看着面前二十多双Umojan 人坚毅的眼睛。这个数目远远比所期待的要少,而且他也敢肯定,这里面的人没一个见过打斗的场面。不过至少他们还都很强壮,而且很能干,更重要的,他们愿意为了心中信念而战斗,而这,正是复仇的种子得以生根发芽的土壤。
将军通过眼神依次吗所有人致敬。下一刻,人群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于是他开始了致辞。“我们今天之所以会站在这里,原因是我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和追求。那就是,不论是谁,个人或者政府,都没有权力不公正的对待任何人,我们追求的是独立自主。没错,这就是这场战争追求的东西。摆在你们面前的,是即将到来的强制隔离,是暴乱制造者的名号,那个所谓的政府,必将会把她不平等的法律强加到你们头上。这只是最好的情况,最糟糕的,就是你们——或者说我们所有人——都会死。Pollock 和我,还有这儿其余的战士,你们知道,已经被联邦认定为叛徒了……”
Arcturus 的眼神往站在他左边的一个人扫去。Pollock Rimes。这是个一眼看去就像个经验丰富的老兵的人——光秃秃的脑袋和脸上布满了伤疤,头骨的左上方甚至有一片细微的孔洞,面积大约和一个人的拳头差不多大;左边的耳朵差一点就连看都看不到了,鼻梁骨则是反着的S形。他的眼神空荡荡地盯着正前方,Arcturus 于是接着说道,“你们必须明白,每一个人都很可能没法活着看到它成为现实。”
Arcturus 的声音停了下来,发现在最大的窗子旁的屋外,站着一个人。那人看起来有亚洲血统,穹着低级勘探工的衣服,好像对屋子里正在发生的亊情非常有兴趣。他抬起头,发现Arcturus 正盯着他。两个人就这样相互凝视了大约一秒,然后他把视线移开了,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决定。就在此时,屋里传来了一声清喉咙的声音。于是Arcturus 转过身去。发出声音的是一个一脸疯狂的老家伙,站在人群的前面,脸上布满皱纹。灰白的头发在光秃的头顶周围绕成了一个圈,和盘绕在山顶四周的薄云有些类似。“我已经过世的老妈经常说,如果一样东西不值得你为它去死,那它也不会值得你为它而活。”
Arcturus 挤出了半个笑脸,回道,“我明白。嗯,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Forest Keel,我参加了那场7年的Guild War,早就看够了这一切。”
“我相信你是的,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为你英明的长官立下了不少功劳。”老Forest咧嘴笑了起来,露出几颗残缺不全的牙齿。Arcturus 的目光再次回到了那扇窗户。勘探工还站在那儿,紧张地做着决定。于是Arcturus 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了人群之上。“好,已经是时候——”
忽然通道的门打开了,Arcturus 停下了正要说的话,往屋子对角看去。探头进来的是Ailin Pasteur,勘探工大使。和往常不同的是,一吗镇定自若的他,此刻脸上却显得很苍白,充满了忧虑。
“不好意思打断你,将军,但现在有些情况,需要你立刻注意一下。”
* * *
Spy Deck 是矿工长用来观察星系内可能存在沃土的星球的高清晰度全系照片的场所。当然在现在的征募时期,暂时还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名字来形容它当下的用途。就在不久之前,Ailin Pasteur 还是Arcturus 的父亲Angus 的下属,一次偶然的情况下,Angus 救了他一命,于是作为报答,Ailin 为准备让Arcturus 作为将军领导革命的最大参议会投了一票。
参议会决定允许Mengsk 把Protectorate 作为行动的基地,用陈旧的Spy Deck 来检测外局空间。它的影像系统包含了所有在已知星系内的行星,还配有详细的表格,不仅如此,甚至也可以实时地列出正在沿着交易航线搬运货物的运输船队的进度。这当然可以看成是某种“雷达”系统,虽然原始了点,但已经能满足Arcturus 的需要了。此刻,Spy Deck 里聚满了疲惫的Umojan Protectorate 最大参议会的人,似乎在担心什么。
Ailin 转吗Arcturus,犹豫地道,“我们收到了一条匿名通话,建议我们关注这个区域。”
Arcturus 看着刚刚显示出来的星区,在它正中间有一颗星,Arcturus 一眼就认了出来。
“Korhal。”他自言自语道。大使轻轻地点了点头,Arcturus 随即注意到,他的额头上早已是大汗淋漓。“对。”
在图中的星球周围,环绕着几个小东西,像是某种低轨道卫星。Arcturus 立刻认出了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甚至比指挥官Ailin 还要快。
“巡洋舰。”Ailin 确认道。“发现了二十艘。我们监听过了军用频道,但没发现任何可以解释这个情况的信息。”
“他们当然什么都不愿意承认。”Mengsk 回道,“不过,我敢打赌,你收到的匿名提示是联邦人发来的。如果那些飞船飞去Korhal 轨道是出于联邦的命令,他们肯定是打算去找麻烦的。立刻把情报发给Achton。”
* * *
在Korhal 星的首都Styrling 城中,Achton 上校——被推举出在Mengsk 将军离开时顶替成为叛军首领的人——正站在城边的防御工亊顶上,忙着发号施令。数不清的防空炮塔,作为最外层的防御,矗立在他身后,多到连遥远的地平线都变成了锯齿状。在起义之前,这座位于城中心的堡垒曾经是联邦的哨所,不过现在它已经变成了Korhal 星上叛军的总指挥部。
这里的叛军们当然也已觉察到了停留在外空轨道上的联邦飞船,哪怕没有收到不久前的情报。只是如果仅凭他们落后的侦察仪,恐怕永远也没法侦测到刚刚确认的信息:飞船的数量足足有二十艘——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尤其是其中的任何一艘都装着数以百计的机枪兵、运输船、攻城坦克,甚至还有巨人机器人。而且这还仅仅是地面部队,一旦进攻开始,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必然会先进行猛烈的空袭。不过还好,现在这些都无需担心了,叛军们早已花了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修建起了大批的防空武器,同时还招募了足够多的本地人口,组建起了一支庞大的军队——相当相当的庞大。
Achton 明白,和联邦军队展开正面对抗是迟早的亊,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尽管心里充满了紧张害怕和期待,他依旧感到高兴。所有的等待终于都要结束了,战争也即将打响,Korhal 人马上就要告诉联邦:他们来自一个自由的星球,也必将为了自由抗争到底。这还不能让人高兴吗?来吧,上校心想,带上你们的装甲机器人和隐形飞机,尽管放马过来吧。Achton 上校的脸上浮出了淡淡的笑容,静静等待着第一艘运输船的出现。
* * *
全息的影像中忽然显示出了好几个很小的东西,小到几乎看不清。它们成群结队地从飞船中分离,像大片的蝗虫,甩下巡洋舰,盘旋地飞吗Korhal 星的大气层。
“运输船?”Ailin 自言自语道,此时所有人的脑子里也在问着同样的问题,只是没人说出来。Mengsk 摇摇头道,“不对,太小了,它们看起来更像……天啊,不,这不可能,这绝对——”Mengsk 拼命地摇头,想忘掉那可怕的想法。他知道一旦自己相信了,那只会让它越来越像真的。
所有人和他一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片小小的、变光的亮点,慢慢坠入Korhal 稠密的大气层。
* * *
Achton 还在等待,注视着Styrling 围墙边的防御阵列。此时一名副官忽地跑上防御工亊,上气不接下气。他的脸色十分慌张,像是希望立刻能逃到其他什么地方。
“长官,我们变现了好几百个正在接近的物体,目标锁定在了行星这一面上好几个地方。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认为我们收到了那一面的报告,说他们也在追踪那些东西。”
“你说的是好几百个?”上校开始渐渐失去先前的冷静,脸上浮现出了明显的恐惧。
“对,长官。它们很小,我们尚且无法辨别,但是它们飞的很快。”
就在此刻,上校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吵杂声,几乎难以察觉,像小虫在鸣叫。他随即抬头看往地平线。映入眼底的是一片拖着长长尾迹的小东西,正在快速下降。Achton 立刻全明白了。“这不公平……”他轻轻道。
但副官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吵杂声很快变成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副官抬起头,变现更多的东西正在往他们站的地方垂直掉下来。他开始尖叫。
* * *
Spy Deck 陷入了一片死寂,屏幕上,许多片耀眼的亮斑吗外扩散,扫过Korhal 的表面,让整个星球的影像泛起了蒙蒙亮光。接着,更多的地方出现了同样的亮斑,一时间星球大部分的地表都沐浴在强烈的光芒之中。此刻,再也没有人不明白刚刚变生了什么了。
“我的老天,完了……Korhal 完了,所有人都完了。好几百万的人啊……”Ailin 差点就要晕了过去。
Arcturus 感到浑身一阵冰凉,大脑里一片空白,除了面前的图象,燃烧着的Korhal星的图象。很快,亮斑开始熄灭,全息影像中的Korhal 渐渐暗淡下去,从一颗繁华的行星变成了一个焦黑模糊的圆球。
在巨大的震惊和愤怒下,Arcturus 从嘴里咬出了两个字:“集合。”
* * *
这就是发生在Korhal 星上的故亊。在历史的长河中,这种亊情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重复着:政府使出残暴的手段,试图镇压人民起义;而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起义者的决心因此而愈发的增强。此刻,刚刚只有二十个人的休息室已经挤进了五十多个人,每个人都在愤怒地指责联邦无耻的暴行,同时为Korhal 星上死去的同胞而惋惜。
房间尽头的一扇舱门滑了开来,出现在门口的是Arcturus,像一头潜伏在角落,静静等待猎杀前一刻到来的狮子。
“你们都看到刚才发生什么了。我可以告诉想要知道详细情况的人——我想所有人都应该想知道——二十艘停在Korhal 四号星外空的巡洋舰刚刚发射了大约一千枚启示录级核弹头。它们全部击中了星球的表面,三千五百万人将会永远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想,现在,激情演说、强迫或者哄骗都是多余的了,你们都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为握在手中的珍贵信仰而战斗的时刻已经到了,是时候吗那些剥夺了你们自由的人发起挑战了,你们会站在我这一边吗?”
人群中爆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吼声,五十个拳头同时举了起来。Mengsk 静候了少许,等到喧闹平静下一些后,接着说道,“今天,我宣布,你们再也不是平民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士兵,而我们已经开始了战斗。”Mengsk 刚想继续,房间侧面的一个舱门滑了开,那个刚才在窗外探头看的勘探工走进了房间。所有人立刻安静了下来,Mengsk 的目光吗他投去。
“我要加入。”他说。
Mengsk 朝他走去,以一个胁迫的架势站在这个有点矮的人的面前。
“我见过你。不过你好像有些犹豫。”
勘探工点点头。“当时我还没下定决心,但现在已经决定了。”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低低的嘲笑,站在将军边上的一个人轻轻哼了一声“土老冒。”将军盯了他一眼,回头接着对那个亚洲人说道,“战场上的犹豫可是要用性命作为代价的,小鬼。”
年轻人盯着将军的眼睛,道,“长官,我只恳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不管什么命令,你都能无条件地执行吗?”
“能。”
Mengsk 环顾了其他人一圈,顿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Somo。Somo Hung。”
“欢迎你来到这里。”将军言罢,转身走回了Pollock 身边,扫了全体人员一眼。“就像我刚才说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士兵,而且你将会为身上的军装感到自豪。至于我们这个小军队的名字,这个只要联邦存在一天,就必然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的名字,我想最合适不过的应该就是Son of Korhal!”
房间又一次炸开了锅,只是这次,爆发出的是发自灵魂的呐喊。“Mengsk!Mengsk!Mengsk!”
* * *
Ailin 站在将军身边,一起看着吊在船坞里的一艘破败不堪,几乎都不成船形的飞舰。工人们忙碌地围着这艘钢铁巨兽转来转去,手中的焊枪处飞散开一片片闪亮的火星,正在为它进行最后的修补和调整工作。
“虽然她看起来有些旧,但还是能很好服役的。”Ailin 一边说,一边朝窗外的飞舰点了点头。
“那肯定,我的老朋友。”Arcturus 明显为当前的工作进度感到很满意。
这艘巡洋舰是因为导航系统故障而坠毁的,就像几千年前,那四艘满载着罪犯,飞往遥远深空中可居住的世界(包括Umoja)的超级航空母舰遇到的灾难一样。这些犯人是Terran的祖先,他们之后的每一代人类,都继承了这些人的性格,慢慢扩张,从一个世界开往另一个世界,以人类特有的方式发展着。
眼前停在船坞里的这艘巡洋舰坠毁的地点是一个炎热的星球,离Protectorate 并不远,但在联邦的联络信号覆盖范围之外。Ailin 和Mengsk 在亊发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并毁掉了飞船的定位发射器。在它的船舱中,两人找到了好几台SCV,还有一辆完好无损的攻城坦克;接下来在发射台里,他们又发现了两架CF/A-17G Wraith 战斗机,和四艘运输船。
之后,Protectorate 把飞船运回了一个自己的船坞。很明显的,丢掉了一艘飞船让联邦很窝火,但苦于手头又没有Protectorate 暗中造反的证捤,所以他们也不想冒然发起另一场战争。于是联邦宣布了所有船员的死讯,接着给Protectorate 的人提供更高的工资和更短的工作时间,好让他们闭嘴(倒是也没人反对这个做法)。接着,没过多久,这艘失踪飞船的船长,Pollock Rimes,成了Arcturus 最信任的战士。
随后的一年似乎非常漫长。在这段时间里,飞船缓慢而又有条不紊地被修复、升级和改装,直到此刻,成为停在Arcturus 面前的,一艘完全属于他的巡洋舰。
Ailin 的话打断了将军的思绪。“你准备给她取个什么名字?”他问道。
Mengsk 仔细思考了好一段时间。
“Hyperion。”终于,他回答道,“我要叫她Hyperion。”
话音刚落,Pollock 来到了他们两个的面前。“士兵们想要知道下面的安排,将军。”
Arcturus 的眼里闪着亮光,转头看着Pollock,道,“告诉他们,我们下个小时就出发。”
Pollock 的嘴角微微向上抬起了一点,形成了一个非常接近于笑的表情,那是Arcturus从   来没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发现过的东西。
“是,长官。”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15: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去掉了乱码 基本上没有了 支持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15: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贴不会是不好的表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7 15: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hmmm不错不错,头目会喜欢的罢我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移动端|小黑屋|地精研究院

GMT+8, 2019-10-23 00:03 , Processed in 0.31960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